万亿中植系的地产之冬

发布日期:2024-01-08 17:13    点击次数:142

  来源 观点网

  中植系“崩塌”的说法,自解直锟去世及旗下四大财富公司爆雷起就不曾中断,只是过去两年投资者对其多少还存有一丝期盼。

  到了2023年11月25日,这最后一丝渺茫期盼也已经彻底消失。

  1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称,近期,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依法对“中植系”所属财富公司涉嫌违法犯罪立案侦查,对解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为全面查清案情、全力追赃挽损,该通报还请投资人通过网上报案、邮寄报案、实地报案三种方式进行报案登记。

  对于“解某某”的猜测尚未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中植系”所属财富公司被立案侦查,最后的一只靴子也终于落地。

  事实上,中植对此事也早有预告。

  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发布前三天,中植集团11月22日向投资者发出一封《致歉信》表示,中植集团出险后聘请中介机构进行了全面清产核资,初步尽调发现,按照中介机构模拟合并口径测算集团总资产账面金额约2000亿元,同时债务规模巨大,剔除保证金后相关负债本息规模约为4200-4600亿元。

  资不抵债超过2000亿元,巨大的窟窿直白地坦白人前,并表示“目前已严重资不抵债,存在重大持续经营风险,短期内可用于兑付债务的资源远低于整体债务规模”。

  而中植集团亦对清算阶段作了如下保证:“集团将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积极配合并敦促中介机构进一步深化清产核资工作,准确查清资产债务具体情况,将集团所有资产、权益,公平公正地用于投资者权益的保障。”

  有法律人士指出,刑事立案只是非法集资案件的起点,要完全结案还需要漫长的过程,但这都将是后话。

  解直锟经营近30年才建立的万亿资本帝国,在其离世后立马分崩离析,短短两年就走到破产清算,这或许早在他打造中植系“空中楼阁”时就已埋下。

  对此,大多数分析都认为,中植系的爆雷亦是受房地产行业拖累,因其投资的十多家房企在过去两年时间接连出险。

  有果必有因,数年前房地产投资曾助其走到高光时段,现在只是一切回到了不一样的原点。

  “财富”不再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于“中植系”所属财富公司的表述仅有寥寥数语,即“中植系”所属财富公司涉嫌违法犯罪立案侦查,对解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这背后隐藏的却是投资人高达数千亿巨额的资金损失。

  据中植企业集团官网显示,在金融板块,该集团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分别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按照最初的定位,这四大财富管理公司致力于为高净值客户打造全球化的财富管理平台,为高净值客户提供专业化的综合金融服务。

  曾有报道指出,四大财富公司涉及的理财产品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涉及的投资者数量超过100万人。这些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一般在8%到12%之间,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危机只是被当初繁华所掩盖,这个万亿帝国建立起来花了解直锟将近30年时间,这位灵魂人物去世仅一个月,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就开始接连爆雷,速度之快远超想象。

  解直锟的履历有着明显的时代烙印。

  公开资料显示,1961年解直锟于黑龙江伊春出生,是解家第五个孩子,虽然排行老五,他还是顺利读完了大学,且在毕业后进入印刷厂成为了一名工人。

  或许是得益于他大学生的知识储备,或许是非凡的商业头脑和敢于冒险的精神已开始显露,1980年代,印刷厂正处于收益下降状态,但在解直锟的带领下效益开始慢慢提升,扭亏为盈。解直锟也凭此受到重用,成为了印刷厂厂长。

  在此基础上,解直锟还开始涉足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养殖场等多个领域,还收购了部分国有不良资产,初始财富积累慢慢成型。

  资料显示,解直锟于1995年成立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总额为5000万元。第一桶金始于购买的红松资源——解直锟借助红松稀缺的特性,进行大量采购和转卖,从中获得非常可观的报酬。中植集团成立后,主营业务也是木材、木质半成品。

  两年后,蓬勃发展的房地产业引起了解直锟的注意,他进军房地产领域的脚步也由此开始,这也为“中植系”崛起提供了捷径。彼时,解直锟开始走出黑龙江,将事业版图扩展至伊春市甚至哈尔滨、北京、上海,成为当地的知名开发商。

  数年后,解直锟将眼光投到了金融板块,2001年开始投资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之后还通过中植集团与黑龙江牡丹江新材料为代表的5个企业进行合作,接管了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并将其改名重建为中融信托公司。

  自此,中植系正式打开了金融领域的大门,也完成了由实业到“全牌照”金控帝国的转型,资产规模高达数万亿,业务版图覆盖信托、并购、典当、担保、第三方理财等。

  据中植官网显示,该集团现已形成“实业+金融”双主业模式,逐步发展成为涵盖实体产业、资产管理、金融服务、财富管理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最被人熟知的金融板块,中植战略控股或参股六家持牌金融机构,包括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和天科佳豪典当行。控股或参股五家资产管理公司,包括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业务涵盖不动产管理、困境资产管理、国企混改、并购重组与私募股权投资等。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分别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

  关于四家财富管理公司的管理规模,曾有数据统计,在2020年,恒天财富、大唐财富、新湖财富和高晟财富的管理规模达到9300亿元、6000亿元、8500亿元及约千亿元。

  随着规模扩张,截至2021年11月底,恒天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已达1.5万亿元,是四大财富管理公司规模最大的一家。其次则是新湖财富,累计配置资产规模超1.3万亿元。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在2021年即将结束之时,中植集团突然发布讣告称,该公司创始人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大厦崩塌同样来得突然。

  解直锟去世仅一个月,2022年1月,恒天财富就发布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变化和资金链紧张,其部分理财产品无法按期兑付,同时提出了延期兑付或转换其他产品的方案。不过这一方案并未得到投资者的认可和接受,反而引发了强烈不满和抗议,恒天财富多个营业网点甚至被投资者围堵和冲击。

  随后,新湖财富、大唐财富和高晟财富也相继宣布部分理财产品无法按期兑付,且提出了类似的延期兑付或转换其他产品的方案。投资者们毫不意外地纷纷表示不满和愤怒,并采取了各种方式进行维权和追讨本息。

  至此,中植系一向以“稳健”、“安全”、“保本”等字眼吸引客户的理财产品爆雷了,而四大财富公司管理规模超过3万亿元、年化收益率在8%到12%的种种过往俱成了一场云烟。

  地产之冬

  四大财富公司之所以爆雷,有分析指出,这些理财产品大多是以房地产项目或上市公司股权为底层资产,主要是中植系投资的房地产项目、基础设施项目、上市公司股权等,但这些项目现在的回报率和流动性都不高,在行业低迷期存在亏损和停滞的风险。

  随着近两年当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出现波动,这些资产也无法实现价值回收,导致四大财富公司无法按时兑付理财产品。

  对此,有观点认为,中植系近两年接连踩雷15家出险房企,是引发爆雷的主要导火索。这些房企包括恒大集团、华夏幸福、佳兆业、融创、蓝光集团、泰禾集团、世茂集团、海伦堡、皇庭国际、名门地产等。

  但不能否认,中植系过往兴盛也的确是曾经与房地产有过的一段双向奔赴的“爱情”。

  曾有房企高管表示,2018年开始,加速扩张的房企开始受到融资渠道收窄的限制,手握万亿资金的“中植系”自然成为了背后助力。

  数据统计,2017年至2020年,中植集团旗下中融信托投向房地产的占比分别为6.61%、10.99%、17.65%、18%,增长极为明显。

  在此之前,解直锟主导下对地产板块就有不少投资,如2016年恒大以91亿元收购万科4.68%股权,交易背后就有中植集团的影子;2017年,佳兆业复牌并逐渐步入正轨,掌门人郭英成就拉来了中植旗下中海晟融收购佳兆业深圳南门墩城市更新项目51%股权。正因有了它们的慷慨支援,佳兆业才得以逐步重启。

  最近资产被陆续摆上拍卖席的皇庭国际,2019年也受到过中植系援助。

  另外,还有说法称中植系在房地产圈最“铁”的合作对象是世茂,通过中植创信投资平台与世茂以50:50的股权比例成立了多家公司。而在中植集团发布的《关于成立解直锟同志治丧委员会的通知》中,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也是解直锟治丧委员会的委员。

  除此以外,2020年4月,中植系还以33.12亿元接盘中弘股份有名的烂尾楼中弘大厦。

  之后一年,2021年7月,中植旗下卓睿物业还以16.45亿元竞得世茂工三项目。按照彼时的计划,将在北京东三环至东四环打造“三里屯+CBD商圈”的超级综合体。

  与此同时,上海陆家嘴明城花苑、天圆祥泰大厦均由中植系收归旗下,贾跃亭的乐视大厦同样由中植系斥资5.7亿元拍得。

  好景不长,随着房地产行业进入调整周期,房企表现每况愈下,爆雷房企逐渐增多,而中植系牵手的诸多房企也在其中,这也使中植系收益率低迷,流动性出现困难。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融信托存续信托计划1187个,受托管资产6387亿元,规模同比有所下滑。其中,持有的巨量房地产信托金额达到895.55亿元,占投资比达14.02%,已成为埋藏其中的“雷区”。

  2022年1月中旬,中融信托所投华夏幸福“融昱100号”和“骥达11号”两笔本息共计11.2亿元到期信托计划宣告违约。

  2022年4月,认购了4000万元中融信托发行的“中融-融沛231号”产品的微光股份宣布将该信托产品展期。

  2022年4月,广东塔牌混凝土以自有资金2000万认购的“中融-融沛231号”产品,在近期宣布延期支付,中融信托表示该信托计划下存续的全部信托单位预计展期25个月。

  2022年5月中旬,中融信托和华夏幸福合作的享融223号、享融287号相继出现到期兑付问题。

  2022年5月,中融信托宣布,中融-承安9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A1类信托单位自动进入延长期,该款信托产品总规模达20亿元,信托资金用于对南昌融创和项目公司的投资,最终用于融创武汉1890项目033地块的开发建设。

  ……

  如此看来,房地产拖累中植系有迹可循,但亦有分析指出,一味冒进更是其倾覆的根本原因。

  2021年9月,ST天山公布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中植系”持股超过5%的公司多达19家。

有不少报道曾解构过“中植系”的资本玩法——运作一种类似金字塔式的资本结构,即“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其中“X”是中植系的资产。

中植系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随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获得股权或现金,进而与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合作,再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继续并购资产,如此循环往复。

期间,中植系体内金融平台间还会互相合作,接续资金、放大杠杆、分散风险。

但可以看到,中植系三万多亿资金大多在玩投资游戏,一位分析人士就说:“这样的企业哪来的竞争力?这才是解直锟和他的中植系崩溃的深层原因。如果当年他用金融去服务实体产业,用金融去培育有成长性和有竞争力的产业,一定能把握住数字经济的时代机遇。”

或许会是这样,也或许不会,已经不得而知。

随着中植四大财富公司的破产立案落地,接下来或许就是漫长的执行清偿。

有律师就前几天中植披露的数据分析,中植系债务大约4200-4600亿元。一般来说,通过刑事执行程序,账面2000亿元的财产,如果能卖到1000亿元已经很好了。4200-4600亿元的债务取平均数为4400亿元,也就是说,执行比例大概22.7%。不过在实际执行中,这个比例在涉众类执行案件的比例中已经不算低,但不排除中植系案件的实际执行清偿比例可能比22.7%要低。

然解直锟离去之时,中植系就早已崩塌,最终结局如何,一切还需交给时间。

原报道 | 用事实说话,用客观、深入的态度记录和报道。

]article_adlist-->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涵





Powered by 正规杠杆炒股平台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